快速注册



主办单位

指导: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

主办:《国际肿瘤学杂志》编辑部

协办:《中华肿瘤杂志》编辑部

          《中国肺癌杂志》编辑部

          《肿瘤研究与临床杂志》编辑部

          《白血病.淋巴瘤杂志》编辑部

           华西医院肺癌中心


承办单位

北京中科健星医药科技研究院

北京神舟骏捷广告有限公司

合作单位

贵州柏强

圣和药业

正大天晴

石药集团

世和基因

桐树生物

贝达药业

贵州益佰

恒瑞医药

华立金港


专家访谈

马飞,未来可期——访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马飞教授

发表时间:2019-06-03 03:04

马飞2.jpg

马飞,未来可期

——访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马飞教授


编者按:为庆祝第十届肿瘤多学科大会的召开,并助力国家卫健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肿瘤多学科诊疗试点的工作,大会决定制作“肿瘤多学科10年庆视频”及编写“肿瘤多学科10年专家访谈录”。我们将邀请国内著名肿瘤专家谈谈对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的认识和临床实践,并寄语大会。专家访谈录将挖掘、记录我国肿瘤届顶尖专家的成长历程、思想、临床经验、发人深思的观点和人生感悟,以期传承、启发、激励后辈。访谈文稿编辑后编入大会会刊,并在国际肿瘤学杂志及网站、大会网站、大会微信号等线上平台发布。

向学者致敬!向领航者致敬!向思想者致敬!


采访完马飞走出来的时候,阳光朗照,心情大好!这是以前去肿瘤医院看病人时难有的感受:肿瘤等于死亡,医生爱莫能助……这些心理阴影被清扫的同时,一个成语跃然眼前:未来可期。

从病人角度上说,马飞对癌症治疗满抱的希望,以及就此获得的科研成果,为乳腺癌增加了新的生机。而在与癌症格斗中扳回一局的马飞自己,才过四十岁,能在国际范围内先声夺人地抓住肿瘤治疗的新端倪——与癌症病人的福祉联系在一起的,是马飞同样可期的未来。

马飞是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八年制本硕博连读毕业的,能完成如此严选的人,大都有着超凡之力,但这并不影响马飞接地气儿在他不大的办公室里,马飞对着病人送的卡片、画的画,如数家珍,谈及他创建的全国乳腺癌病友组织联盟,更是乐此不疲一个医者的情怀和格局,不就是从这样的细节开始的吗?后者,直接影响着他的“医疗观”,“肿瘤心脏病学”,“液体活检”,“肿瘤生育学”等这些跨学科的成就,都是马飞“医疗观”的产物。

马飞获得过“北京十大杰出青年医生奖”,官方的评语一定离不开人文关怀,其实,“人文关怀”,不仅仅指对病人和颜悦色,更要在治疗方针的制定上,不仅治病,更要治人,一切以患者为中心,对此,医德与医术,缺一不可。

Q

问:当初为什么学医?不后悔?

答:因为家里曾多次有癌症病人,又没有人是医生,学了医,至少自己明白一点。协和医大是精英教育,当年全国就四个地区招生几十人,而且八年制只有临床医学一个专业,没有可调剂专业,录取分数线高于清华北大,高考一旦失手,就不可能调剂到其他一类本科学校,所以高中老师很不愿意,可能会影响学校的一本升学率,还好,我考上了,如果重新选择,我还会填报这个志愿。

Q

问:你的校友冯唐弃医从文了,他说因为觉得癌症没希望。

答:冯唐是我师兄,他毕业之后就转行了,我不太了解原因。但我觉得癌症治疗还是越来越有希望,以前癌症几乎等于死亡,现在很多人能治愈。之所以有的医生觉得“没希望”,我的理解是:他们其实忽视了癌症治疗已经取得的巨大成功,只是巨大进步之后的再进步越来越难,有人就觉得未来癌症治疗难以进步了,其实当前人均寿命提高就是医学的成就。

以癌症为例,现在乳腺癌5年生存率超过80%。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公布的“健康中国2030”国家战略部署,特别提及,到2030年把癌症的5年生存率再提高15%,也就是10年之后,那时候的乳腺癌基本要求达到治愈,到那时候很多癌症就不再是绝症了。

但达到这个目标难度很大,而且问题也不局限在癌症本身了。绝经后女性的早期乳腺癌,10年后的死亡原因, 第一位不并是乳腺癌本身,而是心血管病,很多人最后是死于心脏病,其实化疗、靶向、内分泌、放疗等各种治疗,都可能有心脏毒性。

这个现象的出现,首先说明癌症治疗确实有效果,她们得活的足够长才有得心脏病的机会,同时,也给未来的治疗提出了新难题,治疗癌症不能只盯着癌症本身,必须有理念的改变。

马飞1.jpg


Q

问:要从“治病”变为“治人”了?

答:是的。再比如,中国乳腺癌的发病年龄比美国年轻10-15年,很多人乳腺癌治好了之后面临生育问题,有的病人最初得病,丈夫陪着来,后来慢慢的就不来了,不能生育影响到了她们的婚姻稳定性。所以,现在在年轻乳腺癌的治疗时,我们提出要考虑保护卵巢,为此有了中国第一个肿瘤患者生育管理专家共识,国内外的肿瘤科和妇科众多大咖都参与其中。比如,年轻女性得了乳腺癌,治疗前,先把卵巢切下来一部分,冷冻保存后再接受癌症治疗,未来癌症治愈后,将没受过化疗影响的卵巢组织移植回去,这就保证了她的卵巢内分泌功能和生育功能。

很多人问,冻卵是不是也可以?有一定难度。比如冻卵必须有伦理要求,必须有婚姻有老公。但得乳腺癌的很多年轻人还没结婚,不可能冻卵。另外促排卵期间可能会加重乳腺癌病情或延误治疗时机。冻卵巢这个技术世界已经发展很好了,中国刚刚起步,未来也会看好。

Q

问:你参与创建了中国的“肿瘤心脏病学”?

答:我们做过流行病调查,总结了10万多例乳腺癌病人,其中初次诊断癌症时血脂异常的40%,治疗后异常的27%,加在一起,67%的乳腺癌病人,有血脂异常问题,但只有二十分之一的人,进行了血脂管理,意味着绝大多数人忽视了血脂异常,这是患心血管疾病的重要风险。

事实上,肿瘤细胞脂质代谢的变化可以影响肿瘤细胞生长、增殖、分化等多个环节。正常细胞的脂肪酸,从头开始,合成就受到抑制,但肿瘤细胞脂肪酸的合成,从头开始就是增强的,脂质代谢异常和肿瘤的发生发展呈现彼此促进、互为因果的关系,了解了这一点,就可以为肿瘤的治疗提供新思路。

我们的一项相关研究被英国“每日邮报”发现了,他们最先找过来,我很意外,也没重视。没想到后来,英国的“卫报”,“欧洲新闻”等都转发了,新华社后来也找到我了解相关情况……很显然,世界范围都在关注这种癌症治疗观的变化,从过去只关注疾病,变为关注到人,因为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 ,不改变,癌症治疗就进入了瓶颈。

比如现在免疫治疗药很神奇,确实有奇效,但免疫性心脏病会导致猝死,这就让之前的治疗前功尽弃。我们现在讲“多学科诊疗”,事实上,肿瘤生育学、肿瘤心脏病学,以及我们目前在做的肿瘤神经学,应该叫“跨学科管理”,其中,“肿瘤心脏病学”是把癌症病人当人看,“肿瘤生育学”,是把女性癌症病人当女人看,不仅要让人活着,而且还要幸福。


微信图片_20190620134029.jpg



Q

问:除了“肿瘤心脏病学”,液体活检应用于临床也是你率先提出的?

答:这是我的科研项目。肿瘤是异质性的,肺的两个转移灶,一个肿瘤的不同象限,性质可能不同;还有复发病灶和原发病灶可能也不同,如果每次按照以前手术的组织切片指导治疗,很可能就是在犯“刻舟求剑”的愚蠢错误。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做了全球第一个液体活检指导乳腺癌靶向治疗的对照性临床研究,结果发现,液体活检指导治疗选择的效果优于组织检测。患者体内的癌细胞会释放相关信息到血液,抓到这些变化,更能准确地反应肿瘤当时的状态。

其实我们这个研究的例数就18例,但却被国际的肿瘤顶级杂志JCO刊登了,它的影响因子是26。当时,哈佛大学的教授还特意为这篇文章发表了评述,他认为这个研究结果极具应用价值。去年,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也发表了一个更大样本的类似研究,结果和我们的一致:液体活检更能适时、动态、连续、无创地反应肿瘤状况。

中国的基因检测技术是全球领先的,数据量占了全球的一半,有这样的基础,就为检测成本降低提供了可能,事实上,已经有了这样的成功例子。

有个著名的抗肺癌药物,“易瑞沙”,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当年被认为是“神药”,因为确实让人起死回生了。前期临床研究结果都很好,研发企业为此非常兴奋,到了三期临床研究时,全世界关注,但结果谁也没想到:失败了!紧接着企业股票大跌、研发团队引咎辞职。正在大家沮丧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这个药有一部分的人效果很好,就是亚裔人、不吸烟、女性、腺癌,他们是这个药的“优势人群”,这一下就找到了救命稻草,针对亚洲进行临床,结果成功了,效果很好,其实最后发现,这样的优势人群更容易有EGFR基因敏感突变,目前EGFR基因检测已经成为易瑞沙使用前的常规检查。

Q

问:中国乳腺癌治疗与国外差异在哪里?

答:中国大城市的乳腺癌治疗水平,与美国相当,但全国平均下来却会低7%—8%。现在美国的乳腺癌治愈率已达到了90%,之所以如此,因为美国初次就诊的多是一期,而中国都是有了感觉才去看病的,发现时多是二三期中国乳腺癌筛查率远远低于美国。同时中国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筛查标准。

因为这个标准不好制定,我们只能参照国际经验,但美国的乳腺癌发病率比中国高很多,他们的筛查成本效益比有优势。同时,中国的乳腺癌有自己的特点:中国人体型偏瘦,乳房小而且致密性高,还有就是中国乳腺癌发病年龄小,致密型乳房更常见乳腺X光穿透性差、漏诊率很高,同时做X线检查又很疼,依从性差,相比之下超声漏诊率低、体验感更好……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制定了“中国乳腺癌筛查与早诊早治指南”,这是中国第一个专门针对癌症筛查与早诊早治的指南,虽然也有不完善地方,但毕竟需要有迈出这一步,作为未来的基础和参照标准。

Q

问:你会对病人发脾气吗?

答:基本不会,除非哪些只相信“神药”的人。之前有一个病人,得了乳腺癌后,先是不接受,之后接受了,又去美国治病,到美国,又去找美国的中医,我说,看中医也应该在中国呀!最终结果是乳腺癌大面积转移,从美国是被抬回来的,而她自己还是医生,居然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Q

问:你反对病人接受中医治疗吗?

答:不反对,但要是正规中医。而且我很认同中医的“整体观”,把人作为一个整体来治疗,这是西医需要学习的。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是要学中医的,孙燕院士也是协和毕业的,他对中医也有很深的理解,他创制的“贞芪扶正”,就是中成药, 对中医和病人都是很大的贡献。


采访马飞之前,先采访的是孙燕院士,他们是间隔了约半个世纪的协和校友。

50年的光阴荏苒,时过境迁,协和低调的气质没变,除了随和简约,开门见山直奔学术的谈话风格,孙燕也同样认同中医,他创制的“贞芪扶正”于癌症病人,于中医,都是极大的幸事,谈及前辈,马飞满脸敬意。

我们常遇到“中医黑”,他们之所以连中医都没闹清楚就开始“妄黑”,无非是借此标榜自己的“科学身份”,而作为西医高材生,孙燕和马飞却能异口同声的认同中医。

其实,不只是中医,他们也会兼收并蓄其他学科的东西,因为任何一种学术做到高深地带,都会和哲学相通的,后者就像一条走廊,能从每个学科中走出来的研究者,都能在这条走廊上与其他学科汇合,他们之间,不仅是学科间的相互认同,更是向哲学靠近,被哲学接纳。

哲学其实就是“人学”,能与哲学同在医学的,才能有高于单纯医术的人性化“医疗观”,后者,会消除行医过程的匠气,更决定为医的视野,而唯境界高远者,才能未来可期。

文/佟彤

摄像/云晓

    策划编辑/龙马


0.jpg


更多专家访谈内容将陆续在本平台发布,请大家关注!


2019年第十届肿瘤多学科综合诊治新进展学术大会,将于7月19-21日四川成都召开,我们欢迎您的到来!

成都,不但有火锅有美景,还有老朋友等着您!


会务组联系方式:

电话:010-68218238    13051559919

邮箱:wetogether@126.com

网站:www.51med-meeting.com


请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会议最新消息

20180613


欢迎转发   欢迎留言   

欢迎发来您的参会照片

欢迎参会

联系我们:
0310-7822111
河北天伦养老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城西门南大街东侧174号    张经理